二号记录

想着既然有了一号记录,那就可以有二号记录。用来记看过的戏。

不敢很狂妄地做一些主观评价,大概也是流水账而已。也许会暴露自己看戏面的狭窄,不过反正也没人看XD

flag:这个记录各种意义上可能在明年夏天之后进入永久停止更新的状态……

——啊,以前看过的戏,啊,以前看过什么戏呢……想起来再说吧。

2017/05/06

看了友社的西厢记,演的是浙百的本子。虽没看过这版西厢的现场,视频倒是刷了不少遍,于是坐到台下看这出戏的时候几乎全在看程式了。高校社团的演出水平虽达不到专业水准,但是怀着欣赏的心还是可以看到一个两个三个闪光点的。(还差点被闪到瞎……)

嘛,演出倒不是最重要的了。演出结束后和...

一号记录

用来记录和叶老师有关的一切的流水账。有一件记一件。不会被看到的吧,没有人要看的吧。嗯,不会的,没有的。

1、

上周末排练见到了叶老师。说来惭愧这学期排练的次数不少,上周末却是我这学期第二次见到叶老师 。

在窄窄的过道里走了最近学的一江风给叶老师看。说到手上的力道时,叶老师会用手指敲敲我的手,说,你看这有力气吗。说到脚上的功夫时,正好有位社员经过,叶老师说他现在坐着就很好看了。

排练临近结束时我和叶老师坐在走廊里,老师突然说,你那个出场刚才没说,你再走走看。嗯,会把我的不足记在心里的叶老师。

道别的时候,叶老师说,我今天讲了什么你还记得吗,我嗯嗯嗯地重复了一下。叶老师说,你把...

凌晨的大巴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两侧的山早就被吞进夜色里,只留下星星点点的灯光。稀稀松松的是人家吧,挤到一块儿的是渔船,一处两处一直消失到天边去。我大概正穿行在宇宙里,失重的身体也快要飘起来。
接着司机猛按几下喇叭,潇洒地超了车。

从一个琴挑说起

喜欢琴挑。 
从剧情来说,喜欢四支懒画眉里伴着琴声的新凉月夜;喜欢两支琴曲以及前两支朝元歌里的带着喜剧成分的相互试探;喜欢后两支朝元歌里的袒露心声。
从表演来说(我主要看的是王奉梅和汪世瑜的录像),先是身段。月明云淡和粉墙花影是小生和闺门旦独演的部分,我喜欢粉墙花影里跟着场景走的身段,虽然“跟着场景走”的说法并不一定贴切。比如“帘卷残荷水殿风”一句里,王奉梅先是在低处“扫”(?)了几下云帚,示意水池中的残荷,而后一个转身,在高处用手挡住了吹来的风。
再说表演的冷热,琴挑一开始,潘是“背井离乡,孤衾独枕,好生烦闷”,陈是“连日冗冗俗事”,好不容易闲下来要弹琴遣幽情的。因此最初的懒画眉,还都是...

比起温柔的水乡,更喜欢深邃的宇宙。

今天听了很多遍,手机输入法已经记住了这三个字的组合,但电脑上还是得我一个字一个字地打。载酒行,载在第二页的第五个字,酒也是,行在第四个字。现在它们的位置又靠前了一些。今天反反复复地敲下,载,酒,行,载酒行。

乍一看以为是和大叔有关的音乐,毕竟大叔在游戏里占了太多和酒有关的词条,比如喝千杯,醉喝千杯,劝你一起喝千杯,喝千杯后一场梦,之类的。(好想注一个……尹千觞,醉饮千觞,将进酒,醉梦江湖……)

戳开之后,发现却是友情主题。音乐集里是这么描述的:友情主题曲,明朗诚挚,轻松愉悦(离开祖洲,兰生邀众人回琴川做客)。

在打游戏时对这段音乐并没有十分深刻的印象。想象中的“友情主题”应该是欢快洒脱得跟野外战斗音乐一样,然而载酒行表现得更加温馨,忍不住脑补了小兰带着主角团回琴川喝茶聊天吃包子的场景。

说说比较重要的几个乐器。开始是温柔的二胡,流淌过去的感觉。记得之前有段时间喜欢过二胡的声音,却不是所有二胡的音色都喜欢,载酒行里的二胡的音色就是我很喜欢的那种呀!虽然说不上具体是那种胡,但就是喜欢。或者应该叫胡琴?接着是笛子,笛子就明快了很多,笛子结束了之后又是二胡,然后就结束了。我不会写乐评,也不打算写。

有人用载酒行的曲调填了一首思乡曲,竟也挺适合。“千山万水路茫茫,明朝又将向哪方。一夜露,一夜霜,鬓上不觉白发长。未曾离故乡,不解此伤。”

我这种“没歌词的音乐都是同一首音乐”的家伙都来给你们安利纯音乐了你们还不吃吗(╯‵□′)╯︵┻━┻

饿了

在学校的时候,我常常想念家里的鸡蛋羹。食堂也供鸡蛋羹,但终究只是食堂的水准。(我认为自己的水准,还是比食堂高出一些的。)高中的时候把鸡蛋羹作为夜宵,我却总嫌弃内爹盐放太少,水放太多。虽然陪我度过许多个饥饿痛苦的夜晚的是不甚好吃的鸡蛋羹,在离开家后,我仍时常想起它。

后来我买了一台小小的煮蛋器,爹娘给我寄来香菇干和小瓶酱油,我开始了在学校吃蛋羹的幸福生活。第一个蛋羹由于没拌匀,成了一碗尴尬的蛋花汤,卖相差了点味道却不差。

家里做的蛋羹佐料很是丰富,不止香菇,干贝,虾米,葱,火腿,都可以放。在学校时只有香菇就很满足了,光是打开装香菇的罐子闻闻香味也很满足了。煮蛋羹前需要先将香菇干泡软,用时可长...

入榣山有感【。

1.悭臾长琴

轮回重生,即佛教“六道轮回”,生命于死生之间循环往复,永无止境。长琴曾言,所有生灵的归途唯有死亡。“天无尽,地无涯,其间有道。……所谓生,道之化境,所谓死,还道于天。”生灵虽死,而魂魄却能长存。既然魂魄能入轮回,也就会出轮回。三魂七魄一旦散去,便不复存在。大约能够理解悭臾为何说“何曾有永生不灭的魂灵,唯有斩不断的人心”了。我相信轮回,相信永生不灭。

琴心剑魄中有许多悲剧,悭臾长琴便是其中一个。然而,长琴是个悲剧,悭臾却不是。故事中虽只有悭臾的一世,却历经了数千年,得挚友,亦失挚友,盼自由,亦失自由,看过天地覆灭之灾,亦享过平淡安宁之乐。沧海桑田、东海扬尘,终使它参透昔日长琴所...

20150521【这次是写完的!TT

五月二进剧场,茅茅和小章的新梁祝,顺带看了老魏的四九,老魏萌萌哒,矮矮哒。这版梁祝已经演了很久了,对许多戏迷来说可能也算不上新戏了。但这却是我第一次完整地看完整出新梁祝,所以请允许我用一个被老戏绑架了的视角对你说说这出不算很新的新戏。

这次买票很大一部分是出于冲动,想看戏,想进剧院,更何况还有你茅。茅茅算是我进越剧坑之后第二个对我有很大影响的人,当初还因为茅茅当了一段时间的百花粉。所以当看到有机会去见她——哦茅大人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觉得,我该去看,就该去看,排除万难扎紧裤腰带了去看。唉你看我上次去看官人都没给她写日记。

一开始并没有太把新字放心上,但到了剧院,看着布景,听着主题曲,草桥结拜...

就试一下从没用过的功能……


1/2

继续吃眼药水

©继续吃眼药水
Powered by LOFTER